大选后中美关系猜想:短期美对华政策不会松动,专家建议中国以改革破题 – 华夏时报(爱游戏)

大选后中美关系猜想:短期美对华政策不会松动,专家建议中国以改革破题 – 华夏时报(爱游戏)
[标签:标题]收录于话题

华夏时报记者 张智 北京报道

美国的大选结果即将出炉,最终谁当选总统,将会影响到美国内政外交的走向,最终对世界格局有着重要的影响。

“特别需要注意的是,这是一次美国对华政策调整过程中的节点性选举,从现有一些方案来看,选举结果可能会加速对华战略调整或形成的节奏。所以无论是内政、外交,还是对华,意义都极其重要。”10月28日,中国人民大学国发院研究院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在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经济学院、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联合主办的CMF宏观经济热点问题研讨会上表示。

在刁大明看来,此次选举是一场非开放式的选举,是在任者谋求连任的常用选举方式,再任优势比较明显。同时,这是在疫情背景下的一次选举,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选情的主轴或选题。疫情之下,同情心或成为选举的主线,这对于特朗普来说是不利因素。

“由于整体疫情因素,上半年注册率不高,这对两党都有不同程度的影响,也打乱了一些传统意义上对选举的判断。”刁大明表示。

不过,他也指出,无论是拜登当选还是特朗普连任,一开始的重点肯定还是放在美国国内相关议题上。如果疫情不得到有效控制,可能也很难恢复经济。总之,短期内对华贸易政策不会松动。对中国来说,最重要的是要寻找一个新的平衡点或新的执行点,让中美关系稳定到一个新的平台上去。

对华政策将改变?

在刁大明看来,美国大选对经济的影响很难在选举后出现,而是在选前或选举过程当中出现。

“假设拜登当选,很可能出现两种情况:一是特朗普出于家族企业利益的考虑,会转向稳定,但这种可能性不大;二是在最后两个多月的任期里,特朗普会进一步对华施压,敲定所谓对华竞争的遗产。显然第二种情况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刁大明表示,如果拜登当选,最大的好处是可预测性,好坏之间有个阈值。

就科技领域而言,拜登可能不会在全领域进行脱钩,但是在关键领域会保持警惕,甚至采取科技脱钩的方式。科技战保持高压态势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

就贸易领域而言,拜登会以规则主导者的身份参与或重建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T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等,推动自贸组织改革,通过多边框架为自己的利益服务。

刁大明认为,拜登可能比较重视结构性的问题,因为他强调国家竞争力,即所谓意识形态的竞争。不会轻易取消特朗普政府的关税与制裁,在关乎国家竞争力的领域,将继续关税与制裁手段,在其他领域,将以取消关税或制裁为条件要求我方接受其他条件;不会推动“全面脱钩”,但会在高科技领域采取“小院高墙”策略阻止中国在高科技领域的发展;继续将通过重构价值链、产业链、供应链,逐渐减少对中国依赖,强化美国的竞争力与领导力;以规则主导者身份参与或重建亚太、跨大西洋的自由贸易架构;推动世界贸易组织改革,确保以多边贸易框架为自身利益服务等。

“对我们来说,尽量避免过早地战略摊牌,尽量避免新冷战的出现。” 刁大明表示。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党委书记、所长倪峰提醒,目前,美国对中国的认识尚未达成共识,仍要做客观分析。中国并非是此次大选的主题,但外交政策仍然是最突出的问题。

专家建议中国以改革破题

在倪峰看来,今年疫情以后,中美摩擦是全方位的,但在经贸上却出现了好转,中美两国贸易额正在恢复到贸易战前的水平,目前,经贸已经成为连接两国政府最重要的纽带。

“拜登当选后可能会采取大的刺激政策,而且会重点放在长期投资上,这是中国的机会。” 倪峰建议,首先要以稳定、协调、合作的导向,当务之急是迅速恢复双方在政府层面的对话,这会对管理矛盾和冲突发挥正向作用。其次是该合作的地方合作,用这种合作来对冲竞争和矛盾。在经贸议题上也应该有所行动。

不过,在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联席所长、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联席主席,中诚信集团董事长毛振华看来,对中美问题应该持有一个较为谨慎的态度。

“我们不可高估中美之间经济互补的、利益的重要性,也不可低估美国打冷战的决心和他的行动力。”毛振华说。

在他看来,美国对华态度短期难以逆转。就政策而言,一方面中国要有底线思维,不要抱有幻想,不要高估经济和利益的互补性有多大的筹码;另一方面,国内和平化建设也需要好的环境,需要获得更好的选择或者发展、缓和的机会。

毛振华建议,第一,坚持寻找共同利益。中国和美国在经济利益上,还是存在着巨大的互补性。我国要加大中国市场的吸引力,加大经济金融上的开放力度。第二,要寻找在国际框架下的多边合作机制。在国际组织重构的过程中发挥中国的积极作用。国内还需要有更底线的思维,包括补短板,加大供给侧改革,节约等。中国要做好自己的改革,做好在市场经济框架下的世界合作。

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主任陈琪也认为,经贸有可能会促进稳定中美关系,也有可能抑制中美关系。在中美结构性矛盾加大的情况下,经贸合作促进中美关系的空间非常有限。其次,即便特朗普没有连任,到明年新总统上台之前还有80天左右。特朗普有可能会制造一些新的遗产,这个新的不是继续原来强化的中美经贸的对抗方向,有可能会往回收,在中美关系当中有点个人做生意的空间。最后如果特朗普连任,也会容纳更多的建制派进来,中美经贸议题合作空间有可能会打开。

喜欢本篇内容请给我们点个在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